深入OM的練習
帕坦伽利相信 -他不但相信,他其實也知道-聲音是宇宙的基本元素。就像物理學家說電子是最基本元素一樣,
瑜珈行者說聲音是最基本元素。以某個的角度來說,他們是彼此相互同意對方的論點。
那也就是為什麼帕坦伽利說:重複念誦「嗡」並且在這個聲音中靜心會消除掉所有的障礙。
對帕坦伽利而言,疾病(disease)意味著不自在(dis-ease)。它表示你內在的生物能量正處於不和諧狀態,所以你會覺得不舒服。如果這個不舒服的感覺繼續下去,很快的它就會影響到你的身體。帕坦伽利絕對會同意針灸療法,而且在蘇聯有一個叫克里安(Kirlian)的人也會完全同意帕坦伽利。三者都頃向於…針灸跟成道無關,但是針灸專研於身體是如何變得不舒適的,疾病是如何發生的。針灸已經發現了在身體中有七百多個與內在生物能接觸的穴位點-七百個圍繞身體的穴位點。
任何時候當這七百個穴位沒有依正常循環流動時 -出現了破洞、某些穴位不再運作、某些點電流不再流動、行程阻礙了、電流被切斷、不再循環不斷- 那麼疾病就出現了。所以,針灸相信不需要任何藥物,不需要其它的醫療,如果你讓生物能像一個圓圈般完整的循環著,疾病就會消失不現。五千年了…針灸幾乎誕生於帕坦伽利還活著的時代。
在帕坦伽利的年代誕生了一項原理,你可以稱它為: 氣的原理 — 生物能。在中國,它以針灸展現;在印度它以整個瑜珈體系展現。當身體的能量沒有正確的流動時你就會覺得不舒服,那是怎麼發生的呢?因為有空隙存在於你身體裡,一個破洞,而使得你覺得失落了某樣東西。這就是疾病的開端。剛開始時這種感覺會先在頭腦中出現。就像我跟你說過的,他會先從無意識中被感覺到。
你或許沒覺知到;它會先在你的夢中出現;在夢中你會夢到自己生病、不舒服、某人死了、有些事情弄錯了。從你的無意識中出現惡夢,因為無意識最接近身體也最接近本性。然後它會從無意識浮現到下意識;於是你開始覺得煩躁。你會覺得你星座的星象不對,不管你怎麼做都不對。你想愛某人,你試了卻還是不能。你想幫某人卻總是越幫越忙。每一件事都變得不對勁。
你認為那是受了天上的某些行星不好的影響;不,那是某些來自下意識不舒服的訊息,而使你變得煩躁、憤怒,而根源卻是來自你無意識的某處,然後你開始覺得自己病了,然後它會移到身體。它總是會移向身體,於是突然間你就生病了。
對帕坦伽利而言,疾病是你身體的氛圍、靈氣、生物能、電能受到某些干擾。那也就是為什麼透過「嗡」能夠得到治療。偶而,單獨的坐在寺廟中。到一些古老沒人去的寺廟,坐在圓屋頂下-圓形的屋頂正好可以反射聲音…坐在屋頂下,大聲的發出「嗡」的聲音,然後在這個聲音中靜心。讓聲音迴盪著並且像雨點般灑向你。幾分鐘之後你會忽然間覺得全身變得平和、沉著、安靜:身體能量正漸漸平靜下來。
帕坦伽利把身體健康當成首要條件,因為如果身體不健康你根本走不遠。你的生病、不舒服、你內在能量循環的破洞使你覺得沉重。當你想靜心時你會覺得很不對勁。當你想祈禱時你無法祈禱你會想休息。你只有很低的能量,帶著這種低能量你如何走遠?你如何到達神性?對帕坦伽利而言,神性是最遠的點:它需要許多的能量。健康的身體、健康的意念、健康的本質是需要的。疾病是不健康的-身體能量的不健全。「嗡」有幫助,我還會討論些其它相關的東西。
如果一個人能夠全然的念誦因而使得念誦者完全消失-只剩下純粹的意識、火焰的光、聲音-能量逐漸圓滿成為一個圓圈。那會是你生命中最心滿意足的片刻。當能量逐漸成為圓圈、變成和諧;沒有不協調、沒有衝突,你就成為「一」。但是通常,疾病都會阻礙著。如果生病了,你需要治療。
透過「嗡」的靜心,你低層的能量將會變高。
那是如何發生的呢?你為什麼總是處於低能量、總是覺得精疲力竭呢?甚至在早晨起床時,你也覺得疲倦。你到底是怎麼了?因為你身體體系的某處正在漏電;能量滲漏出去。你沒有覺察到,你像個漏了洞的桶子一般。每天你裝滿了桶子卻發現桶子總是空的,越來越空。你必須停止這個漏電的現象。
能量是如何從身體漏掉的?這是生物能很深的問題。能量通常會從身體的手指、腳趾流失。它不會從頭部流出:因為頭是圓的。任何圓的東西幫助身體保存能量。那也就是瑜珈體位-完美體位 siddhasana、蓮花座 padmasana:它們使整個身體成為圓的。
當你做完美體位(siddhasana)時,會把雙手放在一起,因為能量會從手指流出所以當雙手互相交疊在一起時,能量從一隻手流向另一隻手。它成了一個圓圈。腳和腿也彼此交疊著如此能量會在你自己的身體流動著而不會漏出去。
眼睛閉上,因為眼睛釋放你幾乎百分之八十的生物能量。那就是為什麼如果你不斷的旅行,繼續看著火車或車子外面的景象之後你會覺得很疲倦。如果你旅行時眼睛是閉著的你將不會覺得那麼累。如果你持續的看著一些不必要的東西,甚至還讀著牆上的廣告。過度使用你的眼睛,當眼睛疲倦時整個身體也就累了。眼睛正告訴你,現在夠了。
瑜珈行者會試著儘可能的保持眼睛閉著、雙手與雙腳交疊而使得能量流向彼此。他會伸直脊椎坐著。當你伸直脊椎坐著時,將會比其它的坐姿保存更多的能量-因為垂直的脊椎使地球的地心引力無法從你身上拉住太多的能量:它只接觸到脊椎的一點。那就是為什麼當你靠著坐或斜斜的坐著,你以為是在休息。但是帕坦伽利說你是在滲漏你的能量,因為你讓更多的能量浪費在地心引力的影響下。
當能量一再一再的流回自己身上而沒有流出去,倦怠感就會消失。它不可能藉著談話、讀經典而消失;它不可能藉著空談哲理而消失。只有當能量不再流失,倦怠感才會消失不見。
試著保護能量。你越保存它越好。但是在西方,他們被教導的正好相反-他們認為能量經由性或其它的管道被釋放出來是好的。沒錯,如果你不使用它們在其他方面,釋放是好的;否則你會瘋掉。而且任何地方如果能量過多最好藉著性釋放出來。性是釋放能量最簡單的方式。
但是能量能夠被使用、能夠以創造的方式使用而給你一個重生、復活的機會。透過它,你將經驗到無數愉快安樂的階段;透過它,使你進入越來越高的境界。它是觸及神性的梯子。如果你每天繼續釋放能量你將無法聚集如此大的能量。讓它帶引你踏出朝向神性的第一步。保存它。
當你唱誦「嗡」並且保持覺知時,「嗡」的聲音與它的反覆唱誦將會成為一種反催眠力。它將會摧毀掉所有存在你周圍被這個社會、這些操縱者與政客所製造的催眠。你將會從催眠狀態下醒過來。
有一次在美國,有人問維偉卡南達(Vivekananda印度哲者):「一般的催眠和你的唱誦「嗡」有什麼不同?」
他說:「唱誦「嗡」是一種反催眠:它以倒車擋的方向移動。」
唱誦「嗡」並且在這個聲音中靜心如何有助於消除惰性呢?
它有幫助,它當然有幫助,因為當你第一次唱誦「嗡」並且觀照、靜心時,你生命中的第一個努力似乎帶給了你滿足感與成就感。唱誦它使你感到如此的快樂與喜悅,可以說這第一個努力已經成功了。這時候新的興趣來了;而灰塵正被掃除,你有了新的勇氣與新的信心,你同時也正想做些什麼,實現某些事。不再是每件事都做不到的情況了。
「嗡」靜心,帕坦伽利說,你將首此感到被丟進宇宙中。那個味道將成為你的快樂,同時不穩定性將會消失。那也就是為什麼他會說,唱誦「嗡」,並且觀照這個聲音的一切,障礙就消除了。
「痛苦、絕望、顫抖、不規律的呼吸都是狂亂意念的徵兆。」
這些都是徵兆。極度的痛苦:總是充斥著焦慮不安、撕裂、憂慮的念頭、悲傷、絕望;身體內在的能量隱隱顫抖著,因為當身體能量沒有以圓圈的方式流動時,你就會微細的顫抖、發抖著、恐懼以及不規則的呼吸。於是你的呼吸就無法有規律。它無法成為一首歌;它無法和諧融洽。
這些都是狂亂意念的徵兆,而能夠對抗這些徵兆則需要一個歸於中心的意念。唱誦「嗡」會使你歸於中心。你的呼吸將變得有規律。你身體的顫抖將會消失;你不會總是神經質或擔憂緊張。快樂取代悲傷,臉上毫無理由的綻放出喜悅與微微的幸福感。你就是開心:只是在這裡就值得快樂。你要求的不多,取代痛苦的將是祝福與喜樂。
這些狂亂意念的徵兆能夠藉著一種靜心原理而移除掉。這個原理就是:靈氣-「嗡」;pranava-Aum-宇宙的聲音。
http://www.osho.tw/ebook/book65_25.htm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