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老師貼了一張陰陽更勝的圖,說起了我對陰陽的認識:
感謝老師~
我目前能體會到的陰陽,之所以陰陽會成為邪,是因為身體的通道堵塞,
人的元氣不夠,無法轉換,所以不是這個多,就是那個多。最近也有加
入閱靈素老師的讀書群。
我的經歷:我小時候得過過敏性紫癜,猩紅熱,水痘,淋巴結腫,一年超過
四季的全身,滿臉腫—–蕁麻疹,最強的西藥和激素從幼稚園用到小學,
後來家裡負擔不起走中醫路線,各種中藥一直用到初中……後面折騰的更多,省略。
去金華打坐的第一天,後背就陣陣寒氣冒出來,就好像冰融化往外冒冷氣,
那十天沒人講解,睡功還看到各種幻象,也是各種心情複雜,
但是從那天起,開始能感覺到風裡面的寒氣傷人。開始自動戒了寒涼、冷氣、風扇,
偶爾吃一口,感覺得到寒氣到小腹只需一秒,就是不舒服。
後來跟著學堂嘗試了直接灸,我連續灸了兩年的農曆五月,第三年已經不需要直接灸,
懸灸的感覺就很強烈,懸灸久了就開始感覺不到熱,
已經跟熱融為一體,第二天感覺不到夏天的熱,覺得太陽好有能量,好溫暖。
後來用艾灸也少,開始很喜歡在太陽下面站著,多熱都可以,武當的夏天可以,
台灣的夏天可以,印度的夏天也可以,依然對寒氣很敏感,
對別人的病氣也很敏感。對天氣變化非常敏感。
今年感覺月亮和星星都會召喚我,夏天的晚上不去曬個星星,曬個月亮,
在樓頂打打坐,或者躺著看看星星月亮,就是不舒服,也忽然能感
受到颱風前,強風裡面的能量。不像之前只能體會到寒涼,我今年能體會到
真陰的能量,但前提是身體先被陽氣打通一些。
以上是我粗淺的對陰陽的認識。
我之前生完小朋友,甲狀腺去醫院檢查說,小腦激素和甲狀腺激素都不夠,
西醫的做法是以後要一直補充激素,我猜是以前的西藥激素影響,
那個時候身體代謝也極其的差,開刀的傷口要不是自己偷偷擦紫雲膏
(醫院不准用外來中藥),差點就蜂窩性組織炎清創,說要挖個洞,
然後腿上挖一塊來補。我那個時候 一天只有兩個小時有精神,
但被西醫嚇過之後,從此再沒吃過西藥去過醫院,也是因為這樣開始
自己做紫雲膏,因為發現市面買的會容易過敏。
所以我覺得我的身體就是現代人的實驗室,如果我能靠中醫、
自然療愈,這麼多吃進去打進去的西藥和傷害可以從身體裡面排出去,
這個世界大概就沒有人不可以。
我從最沒精神一路走過來,如果我能恢復,世間便沒有人不能恢復。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