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師曰;請問腎水之義。岐伯曰:腎屬水,先天真水也。水生於金,故肺金為腎母。

 

岐伯曰:腎水非肺金不生,肺金非腎水不潤。蓋肺居上焦,諸臟腑之火,鹹來相逼,
苟非腎水灌注,則肺金立化矣。所以二經子母最為關切。無時不交相生,亦無時不交相養也。
是以補腎者必須益肺,補肺者必須潤腎,始既濟而成功也。

少師曰:腎得肺之生即得肺之損,又何以養各臟腑乎?岐伯曰:腎交肺而肺益生腎,
則腎有生化之源。山下出泉涓涓正不竭也。

腎既優渥,乃分其水以生肝。肝木之中本自藏火,有水則木且生心,無水則火且焚木,
木得水之濟,則木能自養矣。木養于水,木有和平之氣,自不克土。而脾胃得遂其升發之性,
則心火何至躁動乎。自然水不畏火之炎,乃上潤而濟心矣。

少師曰:水潤心固是水火之既濟,但恐火炎而水不來濟也。岐伯曰:水不潤心,故木無水養也。
木無水養肝必乾燥,火發木焚,爍盡脾胃之液,肺金救土之不能,何暇生腎中之水。水涸而肝益加燥,
腎無瀝以養肝,安得餘波以灌心乎!肝木愈橫,心火愈炎,腎水畏焚,因不上濟於心,此腎衰之故,
非所謂腎旺之時也。少師曰:腎衰不能濟心,獨心受其損乎?岐伯曰:心無水養,則心君不安,
乃遷其怒于肺金,遂移其.火以逼肺矣。

肺金最畏火炎,隨移其熱於腎,而腎因水竭,水中之火正無所依,得心火之相會,
翕然升木變出龍雷,由下焦而騰中焦,由中焦而騰上焦,有不可止遏之機矣。
是五臟七腑均受其害,寧獨心受損乎!少師曰:何火禍之酷乎?岐伯曰:非火多為害,乃水少為炎也。

五臟有臟火,七腑有腑火,火到之所,同氣相親,故其勢易旺,所異者,水以濟之也。
而水止腎臟之獨有,且水中又有火也。水之不足,安敵火之有餘。此腎臟所以有補無瀉也。
少師曰;各臟腑皆取資于水,宜愛水而畏火矣。何以多助火以增焰乎?岐伯曰:水少火多,
一見火發,惟恐火之耗水,竟來顧水,誰知反害水乎。此禍生於愛,非惡水而愛火也。

少師曰:火多水少,瀉南方之火,非即補北方之水乎?岐伯曰:水火又相根也。
無水則火烈,無火則水寒,火烈則陰虧也,水寒則陽消也。陰陽兩平,必水火既濟矣。


少師曰:火水既濟獨不畏土之侵犯乎?岐伯曰:土能克水,而土亦能生水也。
水得土以相生,則土中出水,始足以養肝木而潤各臟腑也。第不宜過於生之,
則水勢汪洋亦能沖決堤岸,水無土制,變成洪水之逆流,故水不畏土之克也。少師曰:善。”

《內經》曰:養生者必順於時,春夏養陽,以涼以寒;秋冬養陰,以溫以熱。所以然者,從其根故也。

無名老師:我們為何要修行,邱祖的故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