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之前,每次靜坐有特別的感應或者不同的狀況都會覺得應該記錄起來,從上次記錄之後,
想要放下記錄這件事……一開始的所有反應,總覺得新奇,漸漸隨著慢慢的進行,明白了每個人
的身體不同,敏感度不同,耗損不同,靜坐的初期是觀,看自己的無數雜念起滅,身體的炁的變
化一開始也不過是在修復身體,本該有意識的觀、不執著、再坐忘掉。一旦執著和玩弄身體的變化,
執著和玩弄皆是屬【陰】,這樣反而很可能變成心魔不能自拔,所以不如不寫了,那如何知道
自己的進度是否正確呢?

     我粗淺的理解是:道德經的一開始先說了道,接著開始說古之聖人是什麼樣子,也就是一開始就告訴
我們真正修行的人會是怎麼樣的。

“上善若水章第八

上善若水。水利萬物而不爭。處眾人之所惡。故幾於道矣。居善地。心善淵。與善仁。言善信。
政善治。事善能。動善時。夫惟不爭。故無尤。

寵辱章第十三

寵辱若驚。貴大患若身。何謂寵辱。辱若下。得之若驚。失之若驚。是為寵辱若驚。
何謂貴大患若身。所以有大患者。為吾有身。及吾無身。吾有何患。故貴以身為天下者。
則可寄於天下。愛以身為天下者。乃可託天下。

古之善為士章第十五

古之善為士者。微妙玄通。深不可識。夫惟不可識。故強為之容。豫兮若冬涉川。猶兮若畏四鄰。
儼若客。渙若冰將釋。敦兮其若樸。曠兮其若谷。渾兮其若濁。孰能濁以靜之徐清。
孰能安以久之徐生。保此道者不欲盈。
夫惟不盈。是以能蔽不新成。”

只要學會時常清理自我之殼,反觀自己的心性變化,當挫折和各種情緒升起,自己的正念能不能一直在,
當慾望出現,能不能遣走它。

為道日損,修心是第一步,是非心、分別心、自大、自我……種種妄念若是沒有慢慢減少,那絕對不是在正道的
路上,於此,觀心而已❤~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