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x width=”40”]
[h1]緣起……修行[/h1].  20111103-20111113,從去金華之前,就有太多猜想,特別是老媽那些騙來騙去的揣測和碎碎念,那是覺得,她最在意是錢財被騙了,而不是我這麼遠趕過去的人身安全。從有點生氣,到很生氣,到開始覺得,這不過就是人被某種情緒拉扯住的無可自拔。而我不是真的就一點都不害怕,還是會被影響,只是沒有打消我要去這一趟的念想,念想不變,只是猜測的種種一直在不斷的摩擦,直到時間逼近,114查了協辦方的電話,稍微去安一下家人的心。

1103,從桃園到香港,香港到杭州,杭州機場到杭州火車站,杭州火車站到金華,從凌晨五點半到晚上十點,據說山上霧大,接待的車只道九點半,又從山下找了計程車去山上,終於安頓好,就已經快十二點……

我為何會去?之後的十天里,只要坐到了陌生人的旁邊,就要被問到,就回答一次,每每回答一次,對無名老師和王力平老師的感恩之念便會默默得在從心裡湧出然後在身體裡面翻滾,大恩不言表,只覺得自己何德何能可有機緣入門正道。

從我記事起,就一直覺得需要被指引和帶領,只是找不到一個大人可以解答或者正確的幫我提出心裡的疑問,小時候跟小姨去寺廟,有聽說我和佛有緣,初中的時候奶奶入基督教,高中自己受洗,還機緣在教會唱詩班女第四聲部唱詩。大學去到外地,體驗了幾年和家鄉全然不同的人情世故,想過要放棄自己,追逐世俗,做一個老媽嘴裡八面玲瓏的“女強人”,每次嘗試往這個方向,馬上就會放棄,總覺得每次往這邊走,只不過是在賭一口氣,賭一口我就做給妳看,妳想要的樣子。所以我還是不能。

還沒正式畢業,就回家鄉工作,這一切真的是感恩我老大,他對我的提攜和幫助,是我長大以來親人以外,唯一立在當下,告訴我方向。告訴我要怎麼做,誰可以教我,如何工作……

這一年我有了收入,還有出差的補貼,終於可以花自己工作的錢,去換一些小小的生活改變,例如和小姨一起去健身房。遇上了很好很好的瑜伽老師,不是因為他很帥,也不是因為他的身材實在太好,雖然他常常撩起衣服來講解他的肌肉和經絡在延展的時候如何,覺得他真的很好,是因為他是我人生中第一位教我打坐,通過他的引導詞入靜和放下雜念的導師,就算是很難的動作,跟他上過兩堂課之後,下一次一定會有所進步。身體會漸漸找到平衡,每一次拉伸和呼吸會和他的音樂和引導融合,拉伸的痛會在過程被面對,被調整,被舒緩……

機緣的是,這裡的一個學員和希望和我一起練瑜伽,還發了僅有的一次郵件給我,內容是奧修談論人的身體,看不太懂,也沒認真看。他學佛,很推崇奧修,當然我這個時候是第一次聽到奧修這個人,瑜伽是印度的,所以就算看不懂,也覺得這之間有很多我還不能讀懂的深意在裡面。

而奧修後來成了我必讀的導師,從奧修的書櫃,讀到“探索奇蹟(鄔斯賓斯基)”和“與奇人相遇(葛吉夫)”,從中里巴人的《求醫不如求己》到《開啟中醫之門:運氣學導論》〈劉力紅〉”
到長安無名氏的
《內證觀察筆記》,從這裡開始,即是入道開始,是去金華修行的緣起……

Andrew Belle ‘The Ladder’ from Emily Wormley on Vimeo.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